地朗新闻网

经济深观察丨掘金数字经济,浑身解“数”如何使

2019-11-07 17:22:54 浏览量:1195

深度经济观察

业内人士认为,数字技术使传统产业成为山东最大的优势

今年以来,数字经济持续升温:3月,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明确“加强了数字经济”;自5月以来,福州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天津世界智能大会、贵阳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和重庆智能产业博览会已经第二次举行。地方政府对数字经济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山东也行动频繁:《数字山东发展计划(2018-2022)》于去年底发布实施,《数字山东2019行动计划》于3月发布,盛夏出台了19项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具体政策措施。

根据计划,到2022年,数字经济在我省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将增加到45%以上。为了高质量地实现这一目标,更多的企业需要知道“如何知道”并尽最大努力。

与工业基础不成比例

去年,中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3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以上。新产业、新格式和新模式已经出现。贵州大数据产业从无到有迅速发展,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大数据综合测试区,并增加了一张闪亮的“世界名片”。山东的邻国江苏将在2018年拥有超过3万亿元的数字经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0%以上。

相比之下,山东的表现并不令人满意:《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2019年)显示,2018年,山东的数字经济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排名第8,在数字经济增长率中排名第12。《数字中国建设与发展报告》(2018年)显示,2018年山东信息化发展评价指标在全国排名第十。

“这些成就并不意味着山东的数字经济发展不佳,而是山东目前的发展成就与其现有的资源禀赋和产业基础不相称。”山东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绍安在一份分析中说。

山东作为沿海经济大省,工业基础雄厚,在发展数字经济,特别是推进工业数字化方面具有巨大优势。这样的土壤催生了像浪潮和海尔这样的山东企业。然而,从更广的角度来看,许多企业对数字经济过于“冷静”。今天,谈到数字经济,杭州必须被提及。谈到数字政府,向深圳学习。说到大数据产业,贵州是不可或缺的。在讨论人工智能时,北京、上海、天津和重庆都有大动作。但谈到山东,可谈论的“数字”就少得多了。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在2019年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表示,当前世界经济已经进入新旧过渡时期。数字经济作为推动经济复苏的新动力和引擎,已经成为全球共识和普遍趋势。

多种原因导致“升温和降温”

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山东赛区)先进制造领域精英企业集团第一赢家中硕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依靠第一产品3D数控弯板机解决了复杂曲面冷弯的国际难题。“7月,我们的高科技设备首次进入航空航天领域。根据目前的市场和手持订单,未来3-5年的销售收入可达5亿元。”中硕机械技术部部长赵森新告诉记者。

描述数字经济的影响并不过分。有点遗憾的是,热量在顶部,下沉到企业,热量大大减少。

盛大华天软件有限公司专注于工业软件开发,服务于省内外的许多工业企业。副总裁李建勋对该省企业不愿升级改造的现状深感感动。“有些企业对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改造不太感兴趣,许多企业缺乏数字化基础,有些企业还没有实现信息化和erp。一些生产和管理信息尚未数字化。一些设备尚未实现自动化,这给数字化和智能化的提高带来了很大困难。”

人员安置是一些企业在升级过程中遇到的一个重要阻力。浪潮工业网络项目总监阎锡庆告诉记者:“最近,我和潍坊一家有六七层楼的企业谈过。当“网络”显然可以解决问题时,老板告诉我他的困难:“既然人们找不到地方去,我就不提升职了。”被“人”阻挡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概念。

黄少安认为,山东“不打入市场,只打入政府”的经营理念导致了缓慢的转变。2017年,山东大学经济研究所对山东民营企业家进行了一项调查:你认为一个好企业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在问卷中列出的17个因素中,三分之二的私营企业老板把“处理政府与国有企业的关系”排在前三位,三分之一的私营企业老板把这个因素排在第一位。“山东有良好的经济发展基础,但它培育了企业的惰性。根据政府和国有企业的需要,私营企业可以过得很好,而不必主动适应市场竞争,也没有自我提高的动力。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

山东扶持实体经济的优势

在今年的NPC和CPPCC会议上,360集团董事长周弘毅表示,未来,工业和传统制造业将成为数字经济的代表,数字经济是互联网的后半部分。

业内人士认为,数字技术支持传统产业,这正是山东最大的优势。

中国智能发展指数(2019)报告显示,山东去年在全国排名第六,而智能制造指数在全国排名第一。山东产业门类众多,总量庞大,发展经验丰富,为新技术带动的制造业奠定了良好基础,并确实产生了成效。截至目前,山东省已有34个培育国家智能制造业试点示范项目,居全国首位。

“工业基础决定发展思路。山东不能向杭州或贵阳学习。如果我们利用信息技术和智能技术提升山东的优势产业和实体经济,做好整合工作,山东将是全国独一无二的。”黄少安说。

陕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出生于济南,是中国领先的人工智能云服务解决方案推动者。在服务业领域,做好事的精神还不足以进入工业领域。“一些传统企业对人工智能知之甚少,无法理解它能对实体经济做些什么。如果政府能够从典型行业中抽取几个典型样本,通过严格的审查和适当的奖励和补贴,形成可复制和可复制的经验,企业可以从中学习。对于工业企业和像我们这样提供授权项目的企业来说,这将是一个双赢的结果。”沈思电子总经理景坤说。

更基本的角色更多地取决于政府。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指出,政府数据共享不足、政府数据公开不足、政府对社会数据控制不完全的现象依然存在,这极大地限制了高价值数据的发布。要把“死数据”变成“活水之源”,我们需要促进政府数据资源的共享和开放。人力资源的开发也取决于政府。

目前,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创新和竞争的帷幕刚刚拉开。中国信息与通信研究所总工程师胡建波用八个字概括了当前的形势:路漫漫其修远兮。对于拥有丰富资源和产业的山东来说,从少数几个国家到最好的国家,企业总结经验,迎头赶上还为时不晚。在数字经济中打造山东品牌还不算太晚。

(大众日报记者陈小万)


北京快3投注 河北快三 500万彩票网


上一篇:上海宝山区融媒体中心挂牌成立

下一篇:路亚好坑!收黑白双煞一对 空军是不可能滴

最新新闻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