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朗新闻网

之江会客厅丨创新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

2019-12-01 11:54:20 浏览量:4226

加宾-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前校长杨郁亮

前哈佛医学院教授、哥伦比亚大学微电子学博士马启元

前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郭占恒

浙江发展规划研究所副所长周世锋

主持人,我们的记者潘如龙

2018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支持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并将其作为国家战略予以推进。2019年6月,浙江省推进长三角一体化会议强调,全省要全面推进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为了贯彻这一国家战略和会议精神,浙江必须首先创新体制机制,为高质量的综合发展提供动力和保障。本期,我们邀请了4位院士和专家与浙江省科协共同探讨如何创新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体制和机制。

“88战略”为浙江融入长三角奠定基础

主持人:发展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已成为国家战略。对浙江来说,实施这一国家战略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早在2003年,浙江省十一届四中全会就做出了“八八战略”的决定和部署。二是充分发挥浙江的区域优势,积极与上海接轨,积极参与长三角地区的合作与交流。这为浙江未来积极融入长三角奠定了战略基础。请问浙江在“八大战略”指导下,建立了哪些有效的联系上海、参与长三角合作的制度和机制?

郭占恒:习近平同志在浙沪工作中,高度重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充分肯定了体制机制建设的重要性。2003年3月,在沪江浙经济社会发展交流会议上,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合作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在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市经济合作与发展论坛体系的基础上,建议建立上海、江苏、浙江三省市主要党政领导定期会议机制和相关专项审议制度,定期举办“长三角经济一体化与发展论坛”。

浙江一直高度重视和加强与上海一体化的体系建设,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早在2003年,省委、省政府就制定并发布了《关于积极衔接上海积极参与长三角地区合作交流的若干意见》,明确了基本原则,提出了完善协调机制、制定各地区实施办法的建议。

2017年7月,浙江省党政代表团赴上海、江苏、安徽考察考察,积极参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纲要》的编制和实施。

2018年6月,杭州与松江、苏州、宣城等9个城市(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长三角建设g60科创走廊。2019年6月,浙江又召开了一次促进长三角一体化高级别会议,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

周世锋:浙江促进长三角合作的体制机制包括:推动建立长三角主要领导人论坛体系,并在浙江杭州召开首次会议。在此基础上,长三角区域合作机制的一体化和一体化三级运行进一步形成。在新的背景下,浙江成立了以省委书记为首的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领导小组,参与组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并派人赴上海联合办公。在市县两级,将结合体制改革建立长江三角洲区域合作专门机构。积极参与12个合作专题小组,建立定期、密切的磋商与合作机制。

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挑战

主持人:区域一体化的发展是一个巨大的机遇,但由于跨地理位置、行政区域以及不同省市的实际情况,合作过程也面临着体制和机制的挑战。请谈谈在推动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中需要突破哪些障碍。

杨郁亮:一般来说,地理边界或行政边界是一个障碍。要打破这一障碍,首先,资源应该共享;第二,应该更好地分配资源。例如,非甲方使用的资源可以由乙方使用,但这在现实中肯定会遇到一些问题。

现在每个人都在签署各种协议,但我个人觉得这还不够。促进区域一体化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一个简单的协议就能解决问题。此外,开展两个地区或两个部门之间的合作是不够的。要从长三角的角度进行统筹规划,共同推进三省一市,形成真正互利共赢的长效机制,充分调动政府、企业、社会和个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马启元:区域一体化的发展需要打破行政管理中的制度障碍,建立产业发展的合作平台和联盟,在引进科技人才和项目上有所区别,医疗和教育等资源互联共享。要实现上述措施,首先必须解放思想,摒弃单一的、区域性的、狭隘的发展模式和理念。

周世锋:目前,跨区域共建共享、共同保护、共同治理机制不完善,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和公共服务综合发展水平有待提高。阻碍高质量经济发展的行政壁垒尚未完全打破,地方标准不统一,准入门槛不同,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尚未形成。区域间成本分担和利益共享机制尚未建立,有效的生态补偿机制仍在探索之中。

郭占恒:首先,了解问题。由于长三角三省一市的发展还存在差距,有些地方可能还存在“小计算”。因此,有必要树立“一盘棋”的理念和思想,真诚合作,互利共赢。

第二是能力问题。目前,所有地区都迫切需要合作,但有些地区缺乏合作能力。特别是在具体的规划、工业、项目登陆、具体的道路、网络、交通联系、具体的金融和贸易结算、具体的资源共享(如入学、医疗、科学研究等)方面。,仍然存在不知道如何启动、不知道如何制作通关节点等问题。

第三,主要问题。目前,政府非常积极地推动一体化的发展,专家学者非常活跃,但企业的参与还不够,以企业为主体的长三角主题高层论坛或研究智库很少,公众提出的建议也很少。然而,没有企业和各种非政府实体的广泛参与,综合发展难以深入实践。

第四,开放。长三角的高质量综合发展不仅是长三角三省一市的事,也是一项重大的国家战略。它还与世界第六大城市群和“黄金”产业带的崛起有关。因此,有必要有一个开放的视野和思想,并符合国际和国内标准。如何跳出长三角发展长三角,吸引长三角以外乃至世界各地的人才、技术、资本等高端要素,共同推动长三角的高质量综合发展,仍需进一步研究。

如何创新和振兴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体制和机制。

主持人:三省一市如何创新体制机制,加强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制度保障?

杨郁亮:为了加快整合,第一个建议是加强干部交流。由于政府在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政府能否坚定改革的决心和方向关系到一体化的大局。除高级干部交流外,还应开展长江三角洲中、下级干部交流,确保相关政策从制定到实施都行之有效。

二是为企业家创造良好的商业环境和天堂。一个地方的创业氛围与政策环境和商业成本有关。许多创新和创业项目在启动时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和帮助。长江三角洲的每个地区都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本、政策、人才、学校、土地等优势。例如,可以设立一定规模的创业基金,以增强对人才和中小企业的吸引力,从而与北京、广州、深圳等大城市形成业务成本差距。没有必要把引进大型企业作为唯一的目标。

马启元:制度创新需要政府引导,尤其是投资大、周期长的高端制造业和核心技术产业的发展。核心产业发展的首要因素是人才,尤其是海外高端人才。长三角地区在引进和管理海外人才和项目时,应加大机制创新力度,更加注重“大脑”的价值,即认可高端人才的创新思维,不仅仅是“手”在开发产品中的价值,更是用政策和事业留住人才的“心”。

此外,浙江拥有长江三角洲地区最大的私人资本。政府可以颁布优惠政策来引导投资,包括投资税等。,从而带动浙江民间资本投资创新科技产业。建立产业投资基金和项目融资平台,让浙江民间资本通过核心产业项目与上海科技创新委员会对接。科学创新委员会(Scientific Innovation Board)关注的是原创技术、先锋领导者和团队,以及未来产品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企业当前的产值和利润,这给传统的民营行业投资模式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必须清楚的是,未来对科学技术的投资更多的是着眼于人、大脑和未来。要发展核心产业,我们需要尽快改变观念和模式,这样浙江资本就能抓住机会投资和培养更多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

郭占恒:关键是要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要求上来,重点放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建立国家主导的高级别协调机制。同时,三省一市相关部门和相关城区也应建立相应的协调机制,形成自上而下的协调体系。

二是建立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相衔接的刚性规划机制。三省一市在制定具体计划时应主动与纲要衔接。同时,考虑编制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十四五”计划,并将相关内容纳入各自的“十四五”计划。

三是建立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推动的合力机制。政府机构和智库论坛应主动听取企业和非政府代表的意见,在研究和促进一体化发展时,更多地发挥企业、社会组织和公众的主体作用。

第四,构建一体化发展平台机制。建立科技、教育、人才、金融、医疗、旅游、环保、开发区、示范区等平台,共建共享。

第五,建立快速反馈和协调处理问题的机制。可以设立长三角一体化热线,及时处理基层单位和企业反映的问题,使“一次运行最多”的改革覆盖整个长三角地区。

第六是建立大数据配置和处理机制。组建大数据团队,对长三角地区的人口、资源、环境、科技、教育、医疗等自然和社会资源进行分析和科学配置,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弥补不足。

周世锋:充分发挥地方立法在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中的作用,探索地方人大在执法检查工作中的合作,为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

建立长三角重点地区系统规划和重大政策沟通协调机制,提高政策制定的统一性、规则的一致性和实施的协调性。例如,我们将加快建立企业登记、环境保护、投融资、人力资源管理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政府间政策协商机制。

建立长三角地区干部临时岗位跨境交流制度,加强沟通,相互学习,消除障碍,增强共识,形成合力。

充分发挥市场在一体化中的主导地位和积极作用,减少政府对企业市场要素配置的干预,在建设统一、良好的经营环境的过程中,允许增量要素自由流动,实现区域内现有要素的双赢共享。


河北快3投注 广西快三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贵州快三投注


上一篇:“红色中国”开启了解革命历史之旅

下一篇:别克新款昂科威依然是四缸发动机,轴距超探岳,百公里油耗才6.

最新新闻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